Top

上普通話課唸了幾篇文章,很有意思,把它記錄下來。有顏色的字是我的筆記,是要特別留意發音。你能發現它的分別嗎?

 

我的信念

站在歷史的枝頭微笑

海行雜記

和時間賽跑

朋友和其他

第一場雪

提醒幸福

我的母親獨一無二

白揚禮贊



作品43: 我的信念

節選自[波蘭]瑪麗·居里《我的信念》,劍捷譯

 

 

生活對於任何人都非易事,我們不拔的精神。最要緊的,還是我們自己 要有。我們必須相信,我們對每事情都具有的才能,並且,無論任何代價,都要把這件事完成,當事情結的時候,你要能無愧地說:我已經盡我所能了。
 

一年的春天,我因 被迫在家堨薿尬げg。我注視著 我的女兒們所養的蠶正在結繭,這使我很感。望著這些蠶執著地、勤奮地,我感到我和它們非常。像它們,我總是地把自己的努力集中在上。我之所以如此,或許是因爲有某種力量在著我 ―― 正如蠶被著去結繭一般

近五十年來,我致力於科學研究,而研究,就是對真理的討。我有許多 美好快樂記憶。少女時期 我在巴黎大學,孤獨地過著求學的歲月;在後來獻身科學的整個時,我丈夫和我專心致志像在夢幻一般坐在的書房媮}辛地研究,後來 我們就在了鐳。

我 永遠追求 和簡單的家庭生活。爲了實現這個理想,我竭力保持寧靜的環境,以免受人事的干擾和盛名的拖累。

,在科學方面 我們有對事業//  對財富的興趣。我的惟一奢望是在一個自由國家中,以一個自由學者的身份從事研究工作。

我一直沉醉于世界的優美之中,我所熱愛的科學也不斷增加它嶄新的遠景。我認定科學本身就具有偉大的美。

 

Go to Top

 


作品14號: 和時間賽跑

節選自(臺灣)林清玄《和時間賽跑》
 

讀小學的時候,我的外祖母去世了。外祖母生前最疼愛我,我無法排除自己的憂傷,每天在學校的操場上一圈兒又一圈兒地跑著,跑得累倒在地上,撲在草坪上痛哭。

那哀痛的日子,斷斷續續地持續了很久,爸爸媽媽也不知道如何安慰我。他們知道與其騙我說外祖母睡著了,還不如對我說實話:外祖母永遠不會回來了。

“什麽是永遠不會回來呢?”我問著。

“所有時間堛漕う哄A都永遠不會回來。你的昨天過去,它就永遠變成昨天,你不能再回到昨天。爸爸以前也和你一樣小,現在也不能回到你這麽小的童年了;有一天你會長大,你會像外祖母一樣老;有一天你度過了你的時間,就永遠不會回來了。”爸爸說。

爸爸等於給我一個謎語,這謎語比課本上的“日曆挂在牆壁,一天撕去一頁,使我心媯菻獢貝M“一寸光陰一寸金,寸金難買寸光陰”還讓我感到可怕;也比作文本上的“光陰似箭,日月如梭”更讓我覺得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

時間過得那麽飛快,使我的小心眼兒堣ㄛ擛O著急,還有悲傷。有一天我放學回家,看到太陽快落山了,就下決心說:“我要比太陽更快地回家。”我狂奔回去,站在庭院前喘氣的時候,看到太陽//還露著半邊臉,我高興地跳躍起來,那一天我跑贏了太陽。以後我就時常做那樣的遊戲,有時和太陽賽跑,有時和西北風比快,有時一個暑假纔能做完的作業,我十天就做完了;那時我三年級,常常把哥哥五年級的作業拿來做。每一次比賽勝過時間,我就快樂得不知道怎麽形容。

如果將來我有什麽要教給我的孩子,我會告訴他:假若你一直和時間比賽,你就可以成功!
 

Go to Top


作品40號: 提醒幸福

節選自畢淑敏《提醒幸福》
 

享受幸福是需要學習的,當它即將來臨的時刻需要提醒。人可以自然而然地學會感官的享樂,卻無法天生地掌握幸福的韻律。靈魂的快意同器官的舒適像一對孿生兄弟,時而相傍相依,時而南轅北轍。

幸福是一種心靈的震顫。它像會傾聽音樂的耳朵一樣,需要不斷地訓練。

簡而言之,幸福就是沒有痛苦的時刻。它出現的頻率並不像我們想象的那樣少。人們常常祇是在幸福的金馬車已經駛過去很遠時,纔撿起地上的金鬃毛說,原來我見過它。

人們喜愛回味幸福的標本,卻忽略它披著露水散發清香的時刻。那時候我們往往步履匆匆,瞻前顧後不知在忙著什麽。

世上有預報颱風的,有預報蝗災的,有預報瘟疫的,有預報地震的。沒有人預報幸福。

其實幸福和世界萬物一樣,有它的徵兆。

幸福常常是朦朧的,很有節制地向我們噴灑甘霖。你不要總希望轟轟烈烈的幸福,它多半祇是悄悄地撲面而來。你也不要企圖把水龍頭擰得更大,那樣它會很快地流失。你需要靜靜地以平和之心,體驗它的真諦。

幸福絕大多數是樸素的。它不會像信號彈似的,在很高的天際閃爍紅色的光芒。它披著本色的外//衣,親切溫暖地包裹起我們。

幸福不喜歡喧囂浮華,它常常在暗淡中降臨。貧困中相濡以沫的一塊糕餅,患難中心心相印的一個眼神,父親一次粗糙的撫摸,女友一張溫馨的字條……這都是千金難買的幸福啊。像一粒粒綴在舊綢子上的紅寶石,在淒涼中愈發熠熠奪目。

Go to Top

 


作品55號 : 站在歷史的枝頭微笑

節選自[美]本傑明·拉什《站在歷史的枝頭微笑》
 

人活著,最要緊的是尋覓到那片代表著生命綠色和人類希望的叢林,然後選一高高的枝頭站在那媃[覽人生,消化痛苦,孕育歌聲,愉悅世界!
 

這可真是一種瀟灑的人生態度,這可真是一種心境爽朗的情感風貌。
 

站在歷史的枝頭微笑,可以減免許多煩惱。在那堙A你可以從衆生相所包含的甜酸苦辣、百味人生中尋找你自己,你境遇中的那點兒苦痛,也許相比之下,再也難以佔據一席之地,你會較容易地獲得從不悅中解脫靈魂的力量,使之不致變得灰色。
 

人站得高些,不但能有幸早些領略到希望的曙光,還能有幸發現生命的立體的詩篇。每一個人的人生,都是這詩篇中的一個詞、一個句子或者一個標點。你可能沒有成爲一個美麗的詞,一個引人注目的句子,一個驚歎號,但你依然是這生命的立體詩篇中的一個音節、一個停頓、一個必不可少的組成部分。這足以使你放棄前嫌,萌生爲人類孕育新的歌聲的興致,爲世界帶來更多的詩意。
 

最可怕的人生見解,是把多維的生存圖景看成平面。因爲那平面上刻下的大多是凝固了的歷史——過去的遺迹;但活著的人們,活得卻是充滿著新生智慧的,由//不斷逝去的“現在”組成的未來。人生不能像某些魚類躺著游,人生也不能像某些獸類爬著走,而應該站著向前行,這纔是人類應有的生存姿態。
 

Go to Top


作品32號: 朋友和其他

節選自(臺灣)杏林子《朋友和其他》
 

朋友即將遠行。
暮春時節,又邀了幾位朋友在家小聚,雖然都是極熟的朋友,卻是終年難得一見,偶爾電話堿蛫J,也無非是幾句尋常話。一鍋小米稀飯,一碟大頭菜,一盤自家釀制的泡菜,一隻巷口買回的烤鴨,簡簡單單,不像請客,倒像家人團聚。

其實,友情也好,愛情也好,久而久之都會轉化爲親情。
 

說也奇怪,和新朋友會談文學、談哲學、談人生道理等等,和老朋友卻祇話家常,柴米油鹽,細細碎碎,種種瑣事。很多時候,心靈的契合已經不需要太多的言語來表達。
 

朋友新燙了個頭,不敢回家見母親,恐怕驚駭了老人家,卻歡天喜地來見我們,老朋友頗能以一種趣味性的眼光欣賞這個改變。


年少的時候,我們差不多都在爲別人而活,爲苦口婆心的父母活,爲循循善誘的師長活,爲許多觀念、許多傳統的約束力而活。年歲逐增,漸漸掙脫外在的限制與束縛,開始懂得爲自己活,照自己的方式做一些自己喜歡的事,不在乎別人的批評意見,不在乎別人的詆毀流言,祇在乎那一份隨心所欲的舒坦自然。偶爾,也能夠縱容自己放浪一下,並且有一種惡作劇的竊喜。

就讓生命順其自然,水到渠成吧,猶如窗前的//烏桕,自生自落之間,自有一份圓融豐滿的喜悅。春雨輕輕落著,沒有詩,沒有酒,有的祇是一份相知相屬的自在自得。

夜色在笑語中漸漸沉落,朋友起身告辭,沒有挽留,沒有送別,甚至也沒有問歸期。

已經過了大喜大悲的歲月,已經過了傷感流淚的年華,知道了聚散原來是這樣的自然和順理成章,懂得這點,便懂得珍惜每一次相聚的溫馨,離別便也歡喜。


Go to Top  


作品42號 : 我的母親獨一無二

節選自(法)加里《我的母親獨一無二》

 

得我十三時,和母親住在法國東南城。母親沒有夫,也沒有親戚,夠清苦的,常能拿出驚的東西,擺前。她從來不吃說自己是食者。然而有,我母親塊碎麵包擦那給我煎牛排的油鍋。我明白了她稱自己爲食者的真原因。

 

我十歲時,母親成了美蒙旅館的女經理。時,她了。,她癱在椅子上,臉蒼白,嘴唇發灰。馬上找來醫生,出診:她取了過多的胰島。直這時我纔知道母親多年對我隱瞞的疾尿病
 

她的頭歪枕頭苦地手抓撓胸口。床架上方,則我一九三二年贏得市少年乒乓球軍的銀獎章。
 

啊,是對我的美好前途的憧憬支撐著她活去,了給她那荒唐的至少加真實的彩,我祇能繼,與時間爭,直一九三八年我空軍。巴黎很,我輾轉調英國皇家空軍。剛英國了母親的來是由在瑞士的朋友秘密地轉倫敦,送到我手中的。

 

現在我要回家了,胸前佩帶著醒黑兩的解//帶,上面掛著五六枚我終身難忘的勳章,肩上還佩帶著軍官肩章。到達旅館時,沒有一個人跟我打招呼。原來,我母親在三年半以前就已經離開人間了。

 

在她死前的幾天中,她寫了近二百五十封信,把這些信交給她在瑞士的朋友,請這個朋友定時寄給我。就這樣,在母親死後的三年半的時間堙A我一直從她身上吸取著力量和勇氣——這使我能夠繼續戰鬥到勝利的那一天。

 

Go to Top

 


作品八號 : 海行雜記

選自《海行雜記》

作者:巴金

1927年1月

我愛月夜,但我也愛星天。從前在家鄉七、八月的夜晚在庭院里納涼的時候,我最愛看天上密密麻麻的繁星。望著星天,我就會忘記一切,仿佛回到了母親的怀里似的。 三年前在南京我住的地方有一道后門,每晚我打開后門,便看見一個靜寂的夜。下面是一片菜園,上面是星群密布的藍天。星光在我們的肉眼里雖然微小,然而它使我們覺得光明無處不在。那時候我正在讀一些關于天文學的書,也認得一些星星,好像它們就是我的朋友,它們常常在和我談話一樣。

如今在海上,每晚和繁星相對,我把它們認得很熟了。我躺在艙面上,仰望天空。深藍色的天空里懸著無數半明半昧的星。船在動,星也在動,它們是這樣低,真是搖搖欲墜呢!漸漸地我的眼睛模糊了,我好像看見無數螢火虫在我的周圍飛舞。海上的夜是柔和的,是靜寂的,是夢幻的。我望著那許多認識的星,我仿佛看見它們在對我霎眼,我仿佛听見它們在小聲說話。這時我忘記了一切。在星的怀抱中我微笑著,我沉睡著。我覺得自己是一個小孩子,現在睡在母親的怀里了。

有一夜,那個在哥倫波上船的英國人指給我看天上的巨人。他用手指著:那四顆明亮的星是頭,下面的几顆是身子,這几顆是手,那几顆是腿和腳,還有三顆星算是腰帶。經他這一番指點,我果然看清楚了那個天上的巨人。看,那個巨人還在跑呢!

Go to Top

 


作品五號 : 第一場雪

節選自峻青《第一場雪》

這是入冬以來,膠東半島上第一場雪。


雪紛紛揚揚,下得很大。開始還伴著一陣兒小雨,不久就祇見大片大片的雪花,從彤雲密布的天空中飄落下來。地面上一會兒就白了。冬天的山村,到了夜奡N萬籟俱寂,祇聽得雪花簌簌地不斷往下落,樹木的枯枝被雪壓斷了,偶爾咯吱一聲響。
 

大雪整整下了一夜。今天早晨,天放晴了,太陽出來了。推開門一看,呵!好大的雪啊!山川、河流、樹木、房屋,全都罩上了一層厚厚的雪,萬里江山,變成了粉妝玉砌的世界。落光了葉子的柳樹上掛滿了毛茸茸亮晶晶的銀條兒;而那些冬夏常青的松樹和柏樹上,則掛滿了蓬鬆鬆沉甸甸的雪球兒。一陣風吹來,樹枝輕輕地搖晃,美麗的銀條兒和雪球兒簌簌地落下來,玉屑似的雪末兒隨風飄揚,映著清晨的陽光,顯出一道道五光十色的彩虹。


大街上的積雪足有一尺多深,人踩上去,腳底下發出咯吱咯吱的響聲。一群群孩子在雪地堸鼣楔H,擲雪球兒,那歡樂的叫喊聲,把樹枝上的雪都震落下來了。


俗話說,“瑞雪兆豐年”。這個話有充分的科學根據,並不是一句迷信的成語。寒冬大雪,可以凍死一部分越冬的害蟲;融化了的水滲進土層深處,又能供應//莊稼生長的需要。我相信這一場十分及時的大雪,一定會促進明年春季作物,尤其是小麥的豐收。有經驗的老農把雪比做是“麥子的棉被”。冬天“棉被”蓋得越厚,明春麥子就長得越好,所以又有這樣一句諺語:“冬天麥蓋三層被,來年枕著饅頭睡。”

我想,這就是人們爲什麽把及時的大雪稱爲“瑞雪”的道理吧。
 


Go to Top

 


作品1號: 白揚禮贊

那是力游的,筆直的,筆直的枝。它的呢,通常是丈把高,像是加以人工似的一丈無旁枝;它所有的椏枝呢,向上,而且緊緊攏,像是加以人工,成為,絕無橫斜出;它的寬子也是片片向上,幾乎沒有斜生的,垂了;它的皮,光滑而有銀,微微這是北方的風雪的下卻保持著挺立樹!怕祇有碗來罷,它卻努力向上發展,高到許,兩,參天聳撓,對抗著西北風。

就是白楊樹,西北極普通的一種樹,然而決不是平凡的樹!

它沒有婆娑的姿,沒有屈曲盤旋的虯枝,也許你要說它不美,──如果美是專指“婆娑”或“橫斜逸出”之而言,那麼,白楊樹算不得中的好女子但是卻是直,樸,嚴,也不缺溫和不用提它的堅強與挺拔,它是樹中的偉夫!當你積雪初融的高原,看平坦的大地然挺立這麼一株一排白楊,難道你祇覺得祇是,難到它的樸,嚴,堅強不屈少也徵了北方的農民;難一點兒也不聯,在敵的廣 // 地上,到處有堅強不屈,就像這白楊樹一樣傲然挺立的守衛他們家鄉的哨兵!難道你又不更遠一點想到這樣枝枝葉葉靠緊團結,力求上進的白楊樹,宛然象徵了今天在華北平原縱橫決蕩用血寫出新中國歷史的那種精神和意志。

 

三四聲連讀

,  ,  ,  , 姿, ,

四三聲連讀

,  ,  ,  , , ,  ,

四四聲連讀

那是,  像是 , 向上, 對抗,  , 但是, 卻是,

四四四四聲連讀

片片向上

一不變調

, 一丈, , ,一株, 一排, 一點

, 不屈, , ,

 

Go to Top

 


參考網業

http://www.putonghuaweb.com/pthexercise.htm

http://www.beijingputonghua.com/psc/index.htm

 

Go to Top

 


待續....